首页 >> 行星减速机

269亿农民工月均2609元难缓劳动力短缺槽形混合机

文章来源:宝富五金网  |  2022-07-28

2.69亿农民工月均2609元 难缓劳动力短缺

2.69亿农民工月均2609元 难缓劳动力短缺2014-02-21 09:49:53 来源:人民日报分享到:

80、90后占农民工70%以上,农民收入50%来自务工

农民工平均每月挣2609元(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

总量已达2.69亿人

国务院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杨志明2月20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透露,到去年底,我国农民工总量已达2.69亿人,其中外出的农民工1.66亿人;农民工月均收入2609元,增长13.9%,农民工收入占到农民人均收入的50%,其中中西部地区务工收入比东部地区一般低10%左右;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工,已经占到农民工的70%以上。

杨志明强调,我国农民工总量供大于求的现象仍然存在,但农民工供给增速放缓。去年农民工总量增长了2.4%,但同比增幅回落了1.5个百分点。其中外出农民工增长了1.7%,但同比增幅也回落了1.3个百分点。从区域分布来看,东部地区比上年减少了0.2%,中部地区增长了9.4%,西部地区增长了3.3%。春节后一些城市和企业不同程度地出现的招工难,反映了我国农业劳动力随着多年的大规模持续转移已不再是一个取之不尽的蓄水池,农民工就业正从总量的压力为主向结构性矛盾突出转变。

分区域看,东部地区仍然是农民工就业多的地方,占60%以上,但开始出现了低增长甚至是负增长。尽管中西部地区务工收入比东部地区一般低10%左右,但由于离家较近、生活成本低、便于照顾家庭等因素,使得中西部地区就业的吸引力不断增强。杨志明认为,这顺应了产业升级和产业转移的需要,促进了东中西部之间农民工的合理流动。

杨志明表示,解决招工难、就业难问题,政府有关部门正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大力度。一是实施农民工技能提升计划,每年培训1000万人,到2020年,使新生代农民工都能够得到一次政府补贴的就业技能培训。二是大力发展农民工就业容量大的第三产业、中小企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三是扶持农民工返乡创业。“目前,经过进城务工的磨炼和自我积累,有点技能、有点资金、有点营销意识、有点办厂能力和对农村有感情的返乡创业‘五有’农民工已经有200多万人。”杨志明说,“如果说把海外留学生回国创业称之为‘海归’,也可以把这些农民工返乡创业称之为‘城归’。从现在返乡创业的情况来看,他们多数都搞了家庭农场,成了专业大户。”

随迁子女达1277万人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住房保障司副司长张学勤表示,解决农民工的住房困难,要坚持“两条腿”走路。一方面还是要坚持市场化的方向,鼓励有一定支付能力的农民工根据自身需要在市场上租房或者买房。另一方面是强化政府乃至企业的责任,给老百姓,特别是给农民工提供保障性住房。

张学勤介绍,去年国务院已经明确要求,地级以上城市要把进城务工人员纳入住房保障范围。目前最适合于农民工居住特点的保障房品种是公租房,下一步要在住房保障制度上做到全覆盖。此外,住建部正要求地方各级政府改善城乡结合部等农民工聚集地的基础设施条件、公共服务环境。对于城中村或者棚户区的改造,住建部要求地方结合农民工的特点,配建一定比例的保障房。住建部同时允许农民工比较集中的工业园区集中建设农民工公寓或农民工宿舍,也允许一部分企业在自用土地上建设一定比例的公租房。

教育问题也是农民工非常关心的问题。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副司长杜柯伟介绍,以公办学校为主接收随迁子女就学的格局已经基本形成。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义务教育阶段的随迁子女一共是1277万人,占到义务教育学生总数的9.3%。在公办学校就学的比例,2013年达到了80.4%,比2012年略有提升。除了在公办学校就读以外,上海、浙江一些地方还采取由政府向民办学校购买学额的方式,共有39万在民办学校就读的学生享受了政府购买学额的服务。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保障随迁子女就学的比例已经达到了83.5%。

义务教育之外,农民工家庭还普遍关心异地中高考的改革进展。杜柯伟说,2013年异地高考破冰,12个省市组织实施了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高考。2014年18个省区市开始解决,“所以到今年全国会有30个省区市着手解决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高考的问题”。

5018万人参加城镇医保

异地参保困扰着很多进城务工的农民。国家卫生计生委流动人口计划生育服务管理司司长王谦介绍,我国的新农合参合人数在2013年达到了8.02亿,参合率99%。尽管参合率很高,但由于60%的农民工是流动的,他们面临异地就医和医疗费结算的难题。

王谦介绍说,就省内而言,2013年90%的统筹地区实现了新农合经办机构与省内异地医疗机构的即时结报,61%的统筹地区实现了新农合省内异地就医“一卡通”。就跨省而言,国家的新农合信息平台已经与9个省和一些大型的医疗机构联通。同时,各地也在积极探索农民工跨省就医的即时结报。比如,在淮海经济区以徐州市为医疗机构中心,周边涉及江苏、山东、河南、安徽8个市58个县的新农合经办机构,与徐州市的12家医疗机构签订了相关服务协议,实现了计算机联网和现场刷卡结报,覆盖了5000万参合农民。下一步卫计委还将加快国家新农合信息系统平台的建设,至少可推动50%以上的省份实现与国家新农合信息平台的联通。

杨志明表示,在城镇与企业建立稳定的劳动关系、签了劳动合同的农民工,要依法推进其参加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去年参加城镇医保的农民工达到了5018万人,其中参加城镇职工医保的农民工达到4667万人。当前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已经基本实现了市级统筹,正在向省内联网结算推进。全国已经有27个省份建立了省内异地就医结算平台,部分省区还探索了跨省异地结算。

养老保险方面,转移接续、异地权益认同方面已经出台了专门的文件和办法,农民工养老保险关系跨省转续工作逐步正常化。杨志明表示,通过努力,最终将做到“不管你在哪里干,养老保险接着算”。

招工难象征劳动力走向短缺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陈志龙

正月十五一过,“用工荒”问题开始显现。据来自华东地区最大的劳务集散地南京安德门民工市场的消息称,初七开业以来,每天进场人数仅千人左右,只有去年同期的一半不到,岗位多人少的问题凸显。

春节后现用工荒

正月十五一过,“用工荒”问题开始显现。据来自华东地区最大的劳务集散地南京安德门民工市场的消息称,初七开业以来,每天进场人数仅千人左右,只有去年同期的一半不到,岗位多人少的问题凸显。

民工到哪儿去了?“凤还巢”式的创业就业成为分流主渠道。江苏的宿迁、淮安是传统劳务输出大市,近年来,随着产业转移的加快,当地制造业迅速崛起,地方政府每年都出台政策,留住本地青壮年劳动力,鼓励家门口创业就业。

一位县领导说,过去春节只办一场在外成功人士茶话会,这几年每年都要办专场民工代表的团拜会,县领导要给他们敬酒,希望这些出去打过工、见过世面、开阔了眼界的“凤凰还巢”,效果不错,每年都能成功吸引不少农民返乡就近创业就业。

沭阳县人口近150万,县领导说,随着苏北经济的振兴,产业转移过程中,传统农业县制造业加快发展,本地吸纳劳动力的能力很强。许多人算本账,还是在家门口创业就业更经济,在家乡工作更有归宿感,家庭也能照顾到。

苏北的许多县,民工从过去净流出开始向流入变化。苏北的一些县级开发区现在还要托外地的职介机构帮助招人呢。一些老板带领导所有领导层上班第一天鞠躬迎候,到员工食堂发红包,都折射企业主对普通劳动者的重视。

无锡一家长期从事跨省劳务中介的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不仅江苏的劳务输出县出不来人,连欠发达的西部地区劳动力供应都在收缩。一些劳动力缺口较大地方,为了安然渡过年初的用工荒,争抢“人头”,不仅用工企业要给职介公司按人数付费(前年700元一个人,去年800元,今年涨到1000元),有的地方财政也临时出台补贴政策。

即便这样,一些公司想招到合适的人都很不容易,“初五我们就派人往河南、四川及西北等地招工,往年能做到4000人的规模,今年乐观估计只能招一半多一点,人实在不好招!”他说。

从世界经济发展史看,进入工业化中期的国家,都面临劳动力供需数量和质态的矛盾。民工荒逐年加剧的背后,是过去较长时间内,洪水般无限供给的农村剩余劳动力供应正在日渐断流。劳动力由剩余向短缺转变的刘易斯拐点正在加速出现,其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是深远的。

过去三十年间,中国经济起飞的一个重要动力源(10.68, 0.04, 0.38%)是廉价劳动力。劳动力在数量上的无限供给和自身议价能力低,价廉物美,听话、吃苦耐劳,随你选,任你挑,工钱随你赏,赚钱就存,这种以低工资和低保障的“人口红利”支撑起了中国经济30年的低成本增长。当然,由此形成的高储蓄水平和高资本积累,使得依靠高投入的增长方式支撑起中国经济的腾飞。

工业化中后斯以新型劳资关系和社会保障的完善为特征,全社会劳动力工资上涨是必然趋势,转型经济体都会经历劳动力从富余向短缺突变的“刘易斯拐点”。现在,这个拐点的脉胳已经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眼前。工业化过程中,随着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转移加快,农村富余劳动力日渐减少,最后直到枯竭,没有可转移的劳动力。

“刘易斯拐点”的经济学前提是发展中经济体普遍存在的二元经济格局,经济发展初期,由于农业人口众多,农村劳动力以低成本持续大规模地向非农产业转移,等到非农产业把农村剩余劳动力吸收殆尽,二元经济就会发展成为一体化相对均衡的现代经济体。应该说,经济增长和城乡一体化程度的提高,是“刘易斯拐点”到来的根本原因。而这一拐点的临近又倒逼政策的调整和产业的转型升级。

2004年以前,进城务工农民的工资普遍较低,从区区三五百元到现在的三千元,标志着社会底层劳动者的工资水平进入一个相对公平的时期。当然,这中间也数度有过激烈的劳资搏弈,农民工对长期的低工资和恶劣就业环境有无声的反抗,有对城市高成本生活的无奈逃离。

但是现代工业文明发展到今天,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加快,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企业主仍幻想民工可以一天工作10个小时,一周工作6天,拿最低标准的工资,不签劳动合同,不缴社保,继续在恶劣环境下工作,那这样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

国情决定了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农村劳动力存量依然较大,虽然成本上升不可阻挡,但供需及劳动力价格有弹性。与发达经济体相比,以购买力评价衡量的中国劳动力工资报酬仍处在较低水平,“人口红利”还将在相当长时间内存在。

“刘易斯拐点”的到来有助于倒逼人口政府的调整,如多个省市已经对计划生育政策进行灵活调整,“二胎”问题开始破冰。“刘易斯拐点”对推进传统产业优化,促进企业在员工待遇和福祉上的改进,也有利于促进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型升级。当然,要解决“民工荒”问题,必须从根本上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通过终身教育提高全民劳动技能,同时要打破户籍藩篱,破除城乡自由流动壁垒,让农民公平而有尊严地融入城市。

上一篇:汇丰2月PMI初值48.3 远低外界预期下一篇:摩根大通:1月贷款放水掩盖中国经济失速

上海5kn数显电子万能试验机

温岭市试验机

江苏WDW-10微机控制电子试验机

深圳液压式万能试验机WAW-600B

磨损试验机